搜索
简体中文
  • English
  • 正體中文
  • 简体中文
  • Deutsch
  • Español
  • Français
  • Magyar
  • 日本語
  • 한국어
  • Монгол хэл
  • Âu Lạc
  • български
  • bahasa Melayu
  • فارسی
  • Português
  • Română
  • Bahasa Indonesia
  • ไทย
  • العربية
  • čeština
  • ਪੰਜਾਬੀ
  • русский
  • తెలుగు లిపి
  • हिन्दी
  • polski
  • italiano
  • Wikang Tagalog
  •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
  • Others
  • English
  • 正體中文
  • 简体中文
  • Deutsch
  • Español
  • Français
  • Magyar
  • 日本語
  • 한국어
  • Монгол хэл
  • Âu Lạc
  • български
  • bahasa Melayu
  • فارسی
  • Português
  • Română
  • Bahasa Indonesia
  • ไทย
  • العربية
  • čeština
  • ਪੰਜਾਬੀ
  • русский
  • తెలుగు లిపి
  • हिन्दी
  • polski
  • italiano
  • Wikang Tagalog
  •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
  • Others
标题
文稿
实时播放
 

师父和无上师电视台工作人员(皆为纯素者)于爱家餐厅聚餐(六集之五) 2013.07.25

2024-04-24
开示用语:English
摘要
下载 Docx
阅读更多

美国车马力都很强。[…]我们自己铺了一条水泥路下山。车子上山较有抓地力。我就不再那么害怕了。但以前,就像电影音效:「呼吁」,然后「嘎啦啦。」然后又「呼」,然后「嘎啦,嘎啦。」「师父,别担心!在我掌控中,师父!」「呼隆,呼隆,嘎啦,喔喔喔!」每天都这样。「师父,别担心!」车轮还继续空转。「师父,别担心,在我掌控中!」「啊嘎啦嘎啦。」倒车…「噗隆!」[…]

通常,人们不喜欢坐在那个角落。我们可以在这里种些树。必须要有一些好品味。椅子这么大。还有当他们把椅子放在二楼时,椅子这么重,地板可能会出问题。他们现在放在画廊里给我坐的那张大椅子,之前放我楼上客厅。想想看!那间房子这么小。我的客厅面积才这样,而沙发就如此大。你们一走进来只看得到沙发。目前只放得下沙发。没别的。天啊。根本不懂怎么搭配。她(侍者)喜欢大的东西。

其实我根本不喜欢大型家具。我喜欢大海、大山。但不是…其他东西…适当大小就好了。你得依照比例,照理应该这样。(是的,师父。)我楼上的客厅只需要大概…很小的沙发,非常小,扶手和坐垫应该只要这么薄,有点像那样。但不是扶手椅,两边的扶手就像这样和那样。连椅背也这么厚。当我坐在那里—我已经很娇小了—却坐在大沙发里,感觉更渺小。噢,天啊。如果沙发再大一点,你们就找不到我了。跟沙发融为一体,被吞没了。但这不是新鲜事。他们一直都是这样,在哪里都一样。

我在加州时,我有一座小山丘,我买了一座山。山上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些水。那里有井水,仅此而已。当然什么都没有,也没有电。所以每天晚上,我们得生火煮饭。我们带了几辆拖车,旧的二手车,一辆几千(美元)那种。把拖车开上去,我们就能住在拖车里,煮饭、遮风挡雨。不然就在户外吃饭,因为在山上,遍地都是干树枝。我们收集树枝在中间生火,每天都能煮饭。后来,他们不好意思让我住二手旧拖车。所以钉了一间木屋给我住—大一点的木屋。大概是三乘三(公尺),类似这样。然后他们买了特大双人床,放在木屋里面。我实在不敢相信!

特大双人床是给国王睡的吧?好,如果他们真的想夸张一点的话,买加大双人床就好了。不,是特大双人床!放在自己DIY的小木屋里—配上小窗户、门板嘎吱作响、豪华的特大双人床、流线型的床头板等等。床垫厚度等于我的高度,跟我身高一样厚!你开门之后就直接跳上床。不,不是跳,是爬上去!(爬上去。)床架已经很高了,是特大双人床,每个细节都很讲究。床垫又是双层的床垫,下面已经有一层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用双层床垫。我不明白。说真的,我不明白。但它们就是双层床垫,有些床就是那样。(是的。)但床架已经很高了啊。懂吗?我不知道那床是为谁制作的,是什么种类的国王,我不知道,非常高。床垫也是这么大。美国式的豪华享受,知道吗?(知道。)而上面还有另一层床垫。(哇!)那间房子是三乘二(公尺)或二乘四(公尺),不管是多少,面积都很小。就像那些现成的木造储藏室。(了解。)但这间是他们自己盖的。

而且那座山丘并不平坦。在山顶刚好找到一小片空地,就把木屋盖在那里。上山去到这间木屋已经非常困难了,因为地面崎岖。必须努力攀爬才能上山。然后,一打开大门就差点被门撞倒,又滚回山脚下。因为门板是向外开的。一打开门就,「噢,天哪!」你得抓住些什么,不然会往后掉下去,一路滚下山。所以我跟他们说:「不需要在车里等我。我会自己『滚』下山去。」那是座很独特的山,因为上山的路就像这样,真的是九十度。「蹭!」(哇。)

他们买一辆烈马越野车给我,车身到处都是弹孔,弹痕累累。(了解,哇。)天啊!我已经很怕被人注意了。烈马牌的,好大台!我没有夸大其词!整部车至少有两打以上的弹孔!(哇!)我不明白前任车主之前用这辆车做什么,是当作射击标靶还是什么,或他们曾在荒郊野外彼此决斗。所以我跟他们说:「为何你们要买有弹孔的汽车呢?」我的侍者,她告诉我:「师父,那种车最便宜。(最便宜的!)而且马上能交车。」天啊!我坐在那辆车里时,要把头压得很低,躲在座椅后面。我担心警察会拦下我们或看到我的脸,然后他们可能会拍照什么的,为了万一日后要写故事,可以参考备用。「戴帽撑伞女士一名,座车上布满弹孔。」

但那辆车马力很强—可以直接开上山。噢,真的,你必须开…现在想想,我还是很害怕。(哇。)山很陡,就像这样。(哇。)我不是开玩笑!那座山在(加州)圣荷西。当然我已经卖掉了。当时我们仍每天上下山。非常有趣。我们想要铺一条路。走柏油路上山,要比走黄土路轻松多了,像这样爬坡九十度上山,至少是四十、四十五度陡坡。(四十五度。)很可怕。美国车马力都很强。他们开吉普车或烈马、野马,这类的车上山。

后来我们—我和几名侍者,有男有女—我们买了水泥,雇用水泥搅拌车,合力将水泥铺在路上。我们自己铺了一条水泥路下山。车子上山较有抓地力。我就不再那么害怕了。但以前,就像电影音效:「呼吁」,然后「嘎啦啦。」然后又「呼」,然后「嘎啦,嘎啦。」「师父,别担心!在我掌控中,师父!」「呼隆,呼隆,嘎啦,喔喔喔!」每天都这样。「师父,别担心!」车轮还继续空转。「师父,别担心,在我掌控中!」「啊嘎啦嘎啦。」倒车…「噗隆!」我告诉他:「别说话,专心开车!」我说:「我不担心。我早已置生死于度外!」因为只有一条上山的路,坡度又很陡,是否有人知道那条山路…和,你知道吗?没有人知道,是吗?那时你们都不在〔那里〕。不过你们可以问那些早期跟我一起,可以合法去美国的人。我记不起来更多了。刚刚讲到哪里了?(「嘎。」)

那台烈马车好努力。车身布满子弹,我想它表现这样已经很好了。车轮又开始空转,「噗噗噗」,最后终于「咻」!噢,天哪。每天、每次都这样。他还一直说:「师父,别担心,在我掌控中!」山路已经这么陡,路面又窄。一个不小心,就可能从任一边掉下去!(噢。)他还一直跟我说:「师父,别担心。」还用单手驾驶。那种情况下,要踩煞车,再踩油门、踩煞车、踩油门,而他还能一边说话!一直跟我说:「师父,别担心。在我掌控中!」我说:「专心开车,老兄!别说话!我不担心!早就置生死于度外了!」每天都如是!噢,天哪。

当时有人想来拜访我。但他到不了,他的车开不上去。(噢。)他有台捷豹车呢。那辆车无法开上山。(噢。)动物(族人),捷豹,却上不了山。所以他把车停在山脚,每天步行上山。(哇。)噢,天啊!说到诚心。还有个西装笔挺的生意人,黑西装、黑领带、皮鞋发亮,一切都很体面。后来他开始…后来他开始爬那条黄土路,四十五度或五十度的那条坡,到达我房子时,他完全变色了。好像蜥蜴(族人)一样,随着环境改变体色。噢,他完全融入环境了。(哇。)上来后无法认出是他。全身都变成泥巴色。好像变魔术。我问:「你何时开始学野外伪装的艺术了?」可怜的家伙。

还不只这样,顺道一提,山上有蚊子。(噢!喔。)就算你正在爬山,也不代表蚊子就会放过你,然后对你说:「加油!」因为太高,蚊子懒得飞,就停在你身上搭便车。〔不论〕你开不开车,他都会搭你的便车,免费的。他上山后,噢,脸上到处都是包。(噢。)也变成泥土色。你不会知道是蚊子叮的。因为看不出红肿,都是棕色。噢,天啊。只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这些事?

在那种情况下,他们还能设法运来特大双人床!放在小木屋里。我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。甚至还搬床进来!尽管门只有这么大!(噢。)他们把零件拆下来,搬进屋内—他们甚至无法站在屋里组装。他们站在屋外,透过窗户,透过大门来组装。(哇。)还钻到床下去组装,从床底组装钉子。而且两层床垫!噢,天啊!等我爬上那座山,爬到我的房子,看到床的时候,根本不想走进去。我不想再爬另一座「山」。噢,但他们就是这个样子。每当你问他们:「你为何这么做?为何那么做?」他们会说:「因为我爱师父。」知道我的意思吗?以爱之名做各种事情,因为「爱师父」。爱,但不必买那种大床。只是为了表现他们的「大爱」之类的。

我知道他们为何要在小房子放这么大的床了。因为这样我进屋时,大概只能爬到墙角的另一边,他们认为这样一来我就安全了。因为如果是张小床,万一我滚下床,便会一直滚下山。但如果有张大床,我可能还来得及抓住杆子什么的,或是抓住枕头,然后大声求救。那里原本有间小树屋,是给邻居的孩子们玩的。他们常爬上去待在旁边玩。我说:「我宁可去树屋。」因为至少我知道那是个树屋,而且比较小,在那里我会很安全,比在那床上滚,甚至可能会滚下山去,要安全多了。真不敢相信。

照片说明:人类真幸运,能拥有这样的天堂提醒!!

下载照片   

观看更多
最新
2024-05-20
123 次观看
33:00

焦点新闻

5 次观看
2024-05-19
5 次观看
2024-05-19
1429 次观看
2024-05-19
4 次观看
31:08

焦点新闻

135 次观看
2024-05-18
135 次观看
2024-05-18
99 次观看
分享
分享到
嵌入
开始时间
下载
移动端
移动端
苹果
安卓
用手机观看
GO
GO
Prompt
OK
App
扫描二维码,下载应用
苹果
安卓